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突发!又一P2P风云人物,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时间:2019-09-21

  今日,上海警方通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已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证大公司”立案侦查,对戴某康、戴某新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经确认,通报中的戴某康实为证大公司董事长戴志康,一位曾经在资本市场,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呼风唤雨的上海滩大佬级人物。

  初出茅庐,负债一个亿

  戴志康自称“玩主”,言语中常有一切尽在掌握,甚至胜天半子的意味。

  他喜欢“玩”大项目,喜欢四两拨千斤,常常以几亿、十几亿的资金去撬动几百亿的项目。这让他倍受关注,也一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现在,他撬动地球的杠杆折了,“玩主”变成了玩完。

  戴志康1964年生于江苏海门一个穷苦家庭,他从小就立下志向——考上最好的大学、学会高效的赚钱手段。他说:

  有了钱才有自由,才能做想做的事。

  喜欢玩“蛇吞象”的高杠杆游戏,与戴志康的金融专业出身不无关系。他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一毕业就入职德累斯顿银行北京代表处,并在几个月内,就成了该行北京代表处中方代表。

  1990年,海南大开发,戴志康果断辞去德累斯顿的工作,进入海南证券成为一名部门经理。

  “没有股份公司就去创造股份公司;没有股票就去自己创造股票;没有法规,我们就帮政府设立法规。连股票票面我都设计过。”

  1992年,戴志康又受命创建了中国第一只证券基金———富岛基金,并出任总经理。在其运作下,基金首次融资就募集到了6000万元。

  戴志康将这笔钱主投股票和房地产,没用几个月,就轻松赚了500万。

  这一年他28岁,在金融界声名鹊起。

  但,快钱好赚,也易亏。

  1993年,国家强有力的宏观调控令股市大跌,用了杠杆的戴志康不仅赔光了之前赚到的钱,还负债一个多亿。

  那段时间,戴志康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每天都在反思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为什么有的证券公司活了下来?他开始大量学习投资与投机心理学,学习在国内还少有人知的索罗斯、巴菲特投资哲学,决定重新聚拢力量,寻找机会。

  虽然,今天上海公安的通报,证明他的这些反思并不深刻,也没有学到精髓。但在当时,他还是很快找到了翻身的机会。

  1995年股市一片低迷,有的股票其股价甚至跌到净资产以下。戴志康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抄底机会,他要利用索罗斯和巴菲特的理念好好大干一场。

  最终,他和同事找到了一家企业,愿意出5000万与其合作。以这笔钱加上之前筹借到的2000万现金作杠杆,戴志康豪掷2亿资金投入股市,押注“苏常柴”。

  他押对了,而且大获全胜,套利2亿多,彻底翻身。

  期间,戴志康与校友一同创建的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在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中崭露头角。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当时选择做多,证大则选择做空。结果,管金生大败,证大赚了几百万元。

  进入1999年,方兴未艾的互联网行业引起戴志康的关注,他悄悄建仓“中信国安”等一批网络股,这些股票如期爆涨后,他又在市场狂热之际全部清仓,再次豪赚。

  2001年上证综指创下2245点时,证大已从股市全身而退,赚得盆满钵满,成为净资产2.5亿的专业理财公司。

  戴志康预测,资本市场将晴转暴风雨,于是决定跳出金融圈。

  做不一样的房地产

  1998年,为应对东南亚金融危机,刺激内需,国家推出住房制度改革,宣布停止福利分房,让房地产市场化,房地产行业由此迎来前所未有的巨大风口。

  嗅觉敏锐的戴志康决定拥抱趋势。

  2001年,在几大一线城市中,上海的地价最便宜。“上海太大,交通不便”等唱衰上海地产的说法也是络绎不绝。但戴志康从房地产价格和当地经济实力的落差看到上海的机会,倾尽所有快速拿到了足够开发十年的2000多亩土地,成了第一批开发浦东的地产商,而且很快以独特的开发理念脱颖而出。

  那一时期,上海业界特别迷外,房企建的大部分房子都是欧洲风格。戴志康不服气: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什么找不到一个合意的中国式房子?

  “我喜欢典雅的苏州园林,我也喜欢时尚的上海都市,那么,我为什么不在上海做个当代的苏州园林呢?”于是,在世纪公园东邻,融合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的九间堂应运而生,一举成为“中国顶级富豪最集中最喜爱的别墅居住区”。

  戴志康对商业地产也充满兴趣,其处女作是位于浦东联洋国际新社区内的大拇指广场,该广场摒弃传统的巨型购物中心模式,让22个独立的建筑体以不同风格,错落有致的布局,并在最显着位置摆放了法国超现实主义艺术大师恺撒的名作——“大拇指”雕塑,也是当时上海唯一拥有艺术馆的商业社区项目。

  2005年,该广场还入选上海十大城市景观建筑。

  堪称浦东地标性建筑的喜玛拉雅中心,则是戴志康去巴黎参观蓬皮杜艺术中心后的启发之作,“都说上海是‘东方巴黎’,但是没有一个像样的美术馆作为文化地标是徒有虚名的。”戴志康决心建造一个关于艺术、关于生活的体验之城,名字就叫“喜玛拉雅”,象征着中国人精神生活的高度。

  这个项目也是戴志康在地产业过度自信的开始。原本,他认为项目投入10多亿已足够,但当日本国际建筑大师——矶崎新递来高达25亿元的建筑预算时,他也毅然决定埋单了。

  远超预算的投入,一度令证大集团资金链捉襟见肘,但金融手段高超的戴志康还是熬过了难关:2010年,喜玛拉雅完整地呈现在浦东中心区。该中心除了拥有戴志康一心向往的美术馆外,还有容纳1650名观众的大观舞台、修养身心的会所式酒店、五星级商务酒店和精品商场。

  几个不同凡响的大作出手,又正逢上海房价成倍飙升,这让证大集团连续多年销售额保持50%以上的增长,成为上海房地产的带头人之一。

  戴志康的身家也因此大增,到2007年时,已以过百亿身家列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28位,并且因为独特的艺术情怀被誉为“地产圈最浪漫的文艺青年”。

  而另一边,回望2001年到2006年,中国股市正如当初戴志康所料,经历了长达五年的熊市。

  这鲜明的对比,证明了戴志康撤出股市进军房市的英明,但在房市的太过顺利,还是给他日后的失控埋下了伏笔。

  “蛇吞象”难以下咽

  一系列成功激发了戴志康的雄心。他希望能做一个“集合”项目,把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的文化理念和经营特色合为一体,真正搞个大的。

  其他开发商开发10个项目才能赚到的钱,他要用一个“集合”项目全部赚到。

  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不是个好主意。房地产业周转期很长,这么大的盘子没有相当的资金实力恐怕会吃亏。若如遇到外部环境的负面,就更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戴志康相信自己,开始了在资本市场以小搏大的高杠杆游戏。

  2010年2月1日,证大以92.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夺得上海外滩8-1地块。戴志康将其作为“集合项目”的试验田。

  按规划,该项目建筑体量将是喜玛拉雅中心的三倍,但为尽快收回投资,他决定将项目开发时间压缩至后者的三分之一。

  然而,此时证大账上仅有5亿元,银行存款加净资产总额也不过30亿元。更不幸的是,国家对地产业的宏观调控还真来了,银行承诺给证大的贷款也未能落实。

  于是,到第二期46亿土地款到期时,证大却没钱支付了,每天的滞纳金就高达460万元。无奈之下,证大不得不忍痛将“地王”转手。

  这让戴志康意识到,“需要做与自身体量相当”的项目。

  此后,他将“集合项目”试验转战南京,又先后在山东、江苏、四川、河北、内蒙古等地陆续做出十几个商业和住宅项目。

  在这些地方,戴志康的项目都还算成功。但好了伤疤的他,很快又忘了当初的疼。

  南非造城重蹈覆辙

  2010年之后,中国企业走出去渐成风潮。

  戴志康也把到海外发展房地产纳入到了自己的计划。他认为,在欧洲、北美等成熟市场,中国资本很难进入核心产业,更多的机会应该在亚非拉。

  专程与友人结伴做了一次考察后,他将新西兰和南非作为了投资重点。

  2013年11月,证大放出大消息:公司以10.61亿南非兰特(约合人民币6.63亿元),从南非最大上市公司AECI手中收购了一块20平方公里的土地,包括1600公顷的建设用地、4平方公里的湿地以及200幢历史建筑。

  最令闻者震动的是,证大宣布,将用10至15年时间,投资80亿到100亿美元,建设未来非洲的新金融贸易中心城,在南非打造一个“陆家嘴”。

  这震撼性的项目一出就遭到了各种反对和质疑,最大的担忧依然是钱的问题。彼时,上海证大市值仅有20多亿港元,人们纷纷追问,它如何撑得起巨大投资额?

  但戴志康不以为然,他已经把资金来源和运营模式都想好了:

  “就像开发陆家嘴的资金并不是全靠陆家嘴集团,只要做好基础设施,完成一级开发就可以卖了。如果真的缺钱,我就卖几块地呗。”

  然而,戴志康的理论上可行再次变成了实际上行不通。

  仅一年多之后,2015年1月,证大发布公告,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将其和女儿手中持有的上海证大42.03%的股份以每股0.2港元转让,该价格相当于每股0.446港元资产净值的一半,等同于甩卖。

  随后,已经易主的上海证大以总价18.1亿兰特(约9.99亿港元)出售掉了南非约翰内斯堡沐德坊的物业,为期三年的投资,以亏损3082万港元而终结。

  卖掉证大股份后,戴志康宣布,退出房地产业。

  他的解释是:“作为一个产业,一个生意,(房地产)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这个行业太拥挤了,不需要这么多公司。”

  但业内认为,戴志康的退出宣言,是在粉饰自己的错误。资金链紧张,无法继续下去了,才是他退出房地产的真正原因。

  做下个时代的事儿

  觉得房地产时代已经过去的戴志康,在退出地产之时,曾相当自信地说,“我要做下个时代的事儿,我能够看得清未来20年。”

  戴志康看到的未来是“文化、金融及投资”,这也是证大转轨后的三大主要业务。

  文化是戴志康始终热衷的事,多年的轨迹也显示,他一直在努力强化自己的文化人设,仿佛是要证明自己不是商人和企业家,而是一位真正的文化人。

  更或者,他要以此证明,自己比其他商人和企业家更有追求和段位。

  戴志康说,纵观美国和欧洲的产业史,每一次经济危机后,都是文化艺术产业蓬勃发展的最好时机。所以,2008年以后,他就不断加注着在文化艺术的投资。不但把公司改名为证大文化,还于2016年7月21日,让证大文化在新三板挂了牌。

  投资领域,戴志康也有经典之作。

  移动互联网风口未到的2009年,戴志康便看好移动音频,成了陈小雨和余建军创业项目,也就是今天大名鼎鼎的喜马拉雅FM的天使投资人。

  首期投资后,该项目一路坎坷,证大的高管们都很悲观,但戴志康对行业及两位创始人充满信心,和创业团队一起敲定了新的发展方向重新出发,并在2012年力排众议再次投资,支持喜马拉雅的发展。

  这,最终结出戴志康这几年真正的硕果。

  找到新方向的喜马拉雅FM仅用两年时间就成长为国内最大的音频平台,拥有用户近5亿,估值超过200亿元,并有传言将在未来一两年登陆A股市场。

  金融是戴志康的老本行,但却最终成了他坠入深渊的陷阱。

  重披战袍归来后,戴志康成了互联网金融的急行军。自2010年起,他相继创办了以银行助贷业务为主的深圳证大速贷小额贷款,扶植农村经济的海门证大农村小额贷款,并以P2P为核心业务为核心,创办了上海证大财富和北京捷越联合。

  P2P金融领域,证大低调但却激进,几年就将规模做到几百亿,并在全国建立了500多个分支机构和网点,拥有员工上万人,位列行业前三甲。

  2015年,戴志康还荣膺了“沪上金融创新人物”称号。

  但这快速的成功,就像他当年在海南快速的暴富,来得快,也去得快,而且同样是遭到了政策、行业的巨大冲击。

  今年8月12日,证大宣布旗下金融平台“证大财富微金融”即日起将暂停所有贷款新增业务、全体裁员。证大旗下另一家网贷平台——捞财宝也被银行单方面切断存管接口,被迫停业、清盘。

  根据捞财宝的官方信息,截止当时,其累计交易额已高达296亿,借贷余额为50亿。

  今日上海警方的公告,则明确将上述平台的案件定性为非法集资案。“‘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与众多跑路P2P不同的是,8月12日停业时,戴志康曾连发公开信并明确表示:

  公司将不甩锅、不跑路、不失联,把工作重心放在债权资产的还款管理、催收上,并考虑对那些最后因为借款人逾期比较严重导致收到回款较少的出借人进行一定的补偿。

  而对“证大财富微金融”的解散,公司也提出了该赔偿就赔偿员工,能多一点薪资给员工就多给一点的方案,算是尽力做了最可能妥善的安排。

  事实上,警方通报之前,诸多债权人都还对证大抱有希望,以为神通广大的戴志康还能变出一笔钱来,渡过难关,解决问题。

  但从表态努力善后到投案自首“且已无法兑付”看,纵使初心是好的,出了事也希望最大程度善终,但这位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资本玩家,终究还是强不过形势,终究还是玩蛇的被蛇咬,而且已是覆水难收了。

  20多年前就手握2个多亿现金,10多年前就已百亿身价闪耀富豪榜,今天却沦落投案自首“且已无法兑付”,采取强制措施。

  一些雄心勃勃,只争朝夕,扑天扑地,一心只顾往前飞的企业家们啊,实在该好好坐下来,端杯茶好好想一想:

  什么是快,什么慢,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走到可以预见的节点或尽头,你要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和自己?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

达到当天最大量

  • 友情链接:
  •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65558868.com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