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涉嫌内幕交易: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下午开盘跌停

时间:2019-12-24

原标题:涉嫌内幕交易罪!实际控制人被公安机关强制采取措施。下午,股票价格跌到了极限。另一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公安机关强制采取措施。

春兴精工(.深交所)于10月24日11: 40宣布,已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肖杰家族的通知。孙肖杰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相关事宜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黑天鹅”事件刺激了股东们的神经。它于24日下午13点开放。春兴精工倒闭并跌入极限,52万份销售订单高居榜首。

真正的检察官两年前在内幕交易中遭受巨大损失

早在2019年3月9日,江苏证监局就向春兴精工发出警告信,并将其记录在证券期货市场的诚信档案中。 原因是协议的履行处于停滞状态,公司未能在资产收购发生重大变化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中国证监会网站3月13日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显示,2017年,该公司试图跨境收购美国光通信公司ca client technologies,Inc . 71%的股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孙肖杰利用重组信息进行内幕交易。他与公司董事郑海燕一起,通过控制他人的证券账户和信托产品,提前购买了春兴精工股份,价值约3亿元人民币。

真正的检察官两年前在内幕交易中遭受巨大损失

重组于2017年8月结束,春兴精工股价在复牌后暴跌。 孙肖杰的内幕交易耗资数亿美元,最终亏损2821万元。

由于涉嫌内幕交易,孙肖杰被罚款25万元,并被禁止上市10年,郑海燕被禁止上市5年。

春兴精工并不是一家特别知名的上市公司,但真正的控制者孙肖杰曾让它在资本市场“出名”。

多次上演“资产并购-资产损失-资产出售”关于孙肖杰被公安机关采取的强制措施,春兴精工今天中午宣布,孙洁晓自2018年7月起已不再在该公司任职。上述事件是控股股东的私事,与公司的生产经营无关。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正常。

在过去的几年里,该公司经历了许多“神奇的操作”,如“收购资产、损失资产和出售资产”

2016年,春兴精工宣布通过收购和增资方式收购Xi安兴行空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i安兴行”)52%的股权,总对价为人民币2.17亿元。 Xi安兴行是一家以加工航空空零件和重型模具为主的民营企业。其产品涉及多种飞机型号,如军用飞机和民用飞机。 春兴精工表示,此次收购将有助于拓展航空航天市场空

然而,收购后的第二年,Xi安兴行的业绩由盈余转为赤字,2017年前10个月亏损近1000万元 上市公司以与合并价格相似的价格将其52%的股份出售给原股东。

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2017年,本公司收购惠州泽宏100%股权和CA客户51%股权。惠州泽宏在合并后由盈余转为赤字,而客户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底,由于亏损压力,上市公司不得不将这两个项目的亏损资产转移给实际控制人。

除了并购,春兴精工还发行了另外两股股票 2014年和2016年,该公司又发行了两股股票,共筹集近2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增的两个供货项目相似,都是通信射频设备和精密结构件的扩建项目,通信射频设备的产能建设项目在产品类型上是相同的。

2014年发行投资项目的最终实施主体是东莞大泰通信和惠州春兴。前者自2016年以来对上市公司利润的贡献不超过10%,而后者自2017年以来一直亏损

2016年的发售项目更糟糕 2017年,春兴精工因行业产能过剩遭受巨额亏损3.59亿元。 2019年2月,该公司宣布其行业的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并决定终止发行。

并购后遗症逐渐显现

自上市以来,春兴精工的资产负债率从36.49%飙升至70%以上

从债务结构来看,公司目前的债务占总债务的98%,这表明公司短期内偿还债务的压力很大。 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的流动比率已从2011年的1.54降至0.88,而制造企业的流动比率一般在2以上 深交所已就指数变化发出调查函,要求上市公司解释是否存在流动性问题。

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春兴精工在国内需求中偿还的短期计息贷款超过20亿元,但其货币资金不足10亿元,其中约8亿元因存款和存单质押仍处于受限状态。 公司现有资本约2亿元,与20亿元的债务相比还不够。

同时,M&A项目给春兴精工带来了大量应收账款。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达到23.4亿元,约占上半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二。

2018年,春兴精工以“合理反映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为由,改变了电子设备分销行业应收账款的计提方法,对账年限小于6个月的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准备。 这一变化使公司坏账准备减少了1431万元,最终影响净利润1073万元,约占当年净利润的四分之一。

事实上,春兴精工在2017年遭受巨额亏损后,经营状况恶化 除了改变会计政策,将亏损资产转移给实际控制人也是弥补赤字的对策之一。 如果亏损资产不转移给实际控制人,仅惠州泽宏和ca CALIENT的亏损和商誉减值就将吞噬公司的大部分利润。

在上述交易中,孙肖杰应该向上市公司支付4.5亿元,但他没有支付能力。上述付款的会计期商定为36个月。 截至2019年6月30日,孙肖杰仍欠春兴精工近4亿元股权转让

有5G概念:股价和利润一起下跌

春兴精工也是一家因5G概念而在资本市场备受关注的公司

事实上,春兴精工最初的主营业务是精密结构零件,主要用于通讯设备、消费电子和汽车领域。然而,这样的结构件企业被市场视为“5G概念企业”。

2018年10月底,触及5G概念热点的春兴精工出现疯狂崛起。截至2019年5月中旬,该指数从当时的最低2.75元/股飙升至15元/股,涨幅接近6倍。

但自2019年5月以来,春兴精工的股价一路下跌,从当时最高的每股15元跌至目前的每股7.83元,跌幅近50%

春兴精工在过去6个月的24日登上龙虎榜,仅在5月份就登上了12次榜,这显示了热钱的疯狂。 上半年

2019,春兴精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84万元,同比下降47.32%。

2019年前三个季度,公司对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673万元,同比下降40%。扣除非营业收入的影响,扣除非营业收入后的净利润仅为1523万元,下降62.23%

2019年是5G的第一年,尤其是对基站上市公司而言。事实上,今年前三个季度的表现不错。不幸的是,春兴精工的表现与潮流背道而驰。

值得注意的是,春兴精工5G相关业务主要在基站射频设备领域,但这部分项目已经终止

公司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年产115万台移动通信射频设备的新生产项目”和“年产470万台智能互联设备精密结构的新生产项目”的可行性发生了重大变化。为了保护全体股东的利益,提高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公司决定终止上述两个重大项目,这两个项目已经2019年2月26日第四届董事会第八次临时会议和3月14日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责任编辑:王帅

  • 友情链接:
  •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65558868.com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