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开年十大猜】农村宅基地能自由交易吗.

时间:2019-12-29

编者按:为什么我们愿意猜测,因为我们对我们的国家充满希望 2014年,我们将继续发行10期。对于一个处于转型和复杂时代的大国来说,找到每个人都关心的10个问题并不困难。

2014年,10名参赛选手分别是陈慧文(青海省城垛县委员会常委)、李思潘(倡导性别平等)、邵根松(杭州市工商联合会党委书记)、张英凡(上海常征医院医生)、白滦平(中共中央公务员)、熊玉子(北京大学第一中学一年级学生)、雪夜公爵狄安(厦门日报主编)、郭冰(河南省委宣传部公务员)、李承毅(甘肃天水外来务工人员)和程西峰(吕梁副市长)

2013年11月12日,江苏省南通市一家快递公司的员工分发快递邮件 作为对“双十一”的回应,公司增加了15辆快递车,雇佣了新员工,雇佣了数百名临时工。

3农村宅基地可以自由交易吗

2票,4票不能

雪夜公爵租户:不绝对可以 有些地方偷偷摸摸

陈慧文:不,城市化的步伐不会那么快,城乡一体化的建设也不会那么强。

张英凡:不

郭冰:不“自由”实际上是对农民的一种保护。现在城市的高房价还没有“延伸”到农村。农民过早“解放”他们的家园不是件好事。

李承毅:一些省市“试点”,而另一些省市则拭目以待 我希望它能得到充分推广!

邵根松:从长远来看,这应该是可能的;2014年?没那么快,是吗

李四平:自由贸易后,不是我们砍柴喂马的时候。 想象一下如何防止所有风景优美的定居点变成设防的土豪住宅。

白滦平:不 土地是国家的

熊玉子:我对“农村宅基地”没有概念,也从来没有理解过。

程熙凤:宅基地的自由交易无疑会分阶段增加农民的财产收入,解决城市土地利用问题,但可持续发展和稳定的潜在风险也很大。 不要粗心大意。 对该问题的重大决策应进行认真的听证和可行性论证,可行性论证应首先进行不可行性论证,即必要的经济和社会风险评估。 从目前的观点来看,应该允许转让和使用宅基地,但不应该允许纯粹的自由贸易。政府应该考虑规范有序地控制风险。

更权威的答案是“最终决定取决于中央政府

不应在2014年做出”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说,“应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但它只“允许农村集体经营建设用地在与国有土地相同的基础上,以相同的权利和价格进入市场”。宅基地属于“集体非经营性建设用地”,短期内尚未列入议事日程。

不应在2014年做出”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说,“应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但它只“允许农村集体经营建设用地在与国有土地相同的基础上,以相同的权利和价格进入市场”。宅基地属于“集体非经营性建设用地”,短期内尚未列入议事日程。

全会后,安徽省公布了《关于深化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受到了关注。但是,签署本意见的日期是2013年10月28日,在全体会议召开之前。 其中,被广泛解读为“挂牌宅基地”的条款应该被误读。 从逻辑上讲,这也是不可能的。安徽省全会后发表的意见怎么能违背全会的决定呢?

这篇误读的文章写道:“建立宅基地退出的补偿激励机制。” 坚持自愿补偿原则,探索建立符合农民合理需求的宅基地退出补偿激励机制 通过流转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建立农民宅基地制度 实施土地整治,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腾退建设用地指标,按有关规定有偿调剂使用;探索建立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储备体系,盘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 “

这不是关于宅基地的上市,而是关于宅基地的收回。 根据上下文,收回的意思应该是农业用地的原始性质和用途是建设用地和宅基地,现在改为农业用地和耕地。 这次撤退解放了农村建设用地的目标。 该指标很有价值,可以转售给城市,城市可以根据获得的指标获得相应的建设用地。 因此,这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适用于宅基地。所谓“退出补偿激励机制”,就是将转售指数所得的部分资金给予农民,这与宅基地的自由交易无关。

或者有人问,文章还说:"建立一个制度,让农民通过流转使用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宅基地。" “这难道不是宅基地买卖的意思吗?是的,但是销售的主体仅限于农民,正是因为在文章中突然插入这句话,人们才产生了许多遐想。 事实上,早在2013年8月5日,广东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就公开征求了《广东省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送审稿)》的意见,提出了乡镇农民宅基地流转的方案。

2007年初,时任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林浩坤表示,该厅起草的《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通知》已提交省政府审批。 其中,农民合法宅基地可以上市流通,包括宅基地的转让权、租赁权和收益权。 这是真正的家园清单,这在当时非常轰动,但不幸的是,该计划后来没有被遵循,大概停留在一个更高的水平。

从实际角度来看,特别是在沿海省份(如广东省),那里获得的建设用地指标相对较紧,有推动农村宅基地上市的动力。 广州和深圳的村庄拆迁补偿了村民的市场价格,并创造了许多亿万富翁。事实上,它赋予农民返回家园的权利。 即使农民宅基地的所有产权都得到承认,地方政府仍然可以从增值发展中受益。

当然,最终决定权在中央政府。 没有就宅基地上市作出决定的原因是没有就如何分配资金作出决定。 起初,四川郫县启动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郫县第一个项目中,263亩复垦耕地被新拆除和复垦。 总价为11亿元,其中农民1.35亿元,郫县政府4亿元,中央、省、市政府5.65亿元。 可以看出,宅基地上市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与现行增减挂钩制度的替代关系,二是允许各级财政与农民合理分享利益。

(作者是南方周末评论员)

推荐阅读:2014 《南方周末》新年信息

2014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全文收藏

  • 友情链接:
  •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65558868.com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