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冯鑫和他的暴风究竟做错了什么?

时间:2019-08-11
?

冯欣和他的风暴做错了什么?

冯峰集团和创始人冯欣正处于风暴的眼前。

7月28日,风暴集团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逮捕,导致该行业陷入混乱。该公司表示,“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紧接着,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向风暴集团发出了一封关注函,询问了七个问题,要求他们解释为什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公安机关带走,以及是否涉嫌单位犯罪。

虽然该公司一再声称目前的经营状况是正常的,但民意已将风暴和风信推向了前列。由于冯欣涉嫌犯罪,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部分风暴产品被推迟。在《证券日报》现场记者采访中,Storm Finance的许多用户前往该公司要求发表声明,许多供应商也纷纷上门追回债务。一些律师告诉记者,现在有很多投资者要求保护权利,而权利维护者的数量仍在增长。

截至7月31日收盘,暴风城的股价为5.27元/股,总市值为17.37亿元,相比其市场价值约400亿元的辉煌时期简直太可怕了。

从资本的引入,到A股的回归,IPO神话的创造,业绩的损失,工资的拖欠,以及实际控制人采取强制措施的事实.冯昕的什么样的轨迹生活和风暴资本都经历过,冯欣和他的风暴有什么不对?

拆除VIE返回A股

创建IPO的神话

冯欣的经历丰富。大学毕业后,他在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工作了一段时间。他曾在销售,BP机器维护,煤炭运输,甚至汕头工厂担任食品公司。

1999年,毕业6年的冯欣得到了更正式的工作,加入了金山,并在这里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成功转型。

在过去的五年中,冯昕从金山的“销售经理”中获得了“金山互联网安全”的“营销总监”和“副总经理”。

离开金山后,冯欣再次进入雅虎并工作了一年。在此之后,冯昕逐渐迎来了人生的春天。

在金山和雅虎工作时,冯昕遇到了一生中的贵族:雷军和周鸿。虽然两人没有投资他的热门视频,但事实证明,在冯昕和风暴的快速增长过程中,两人贡献。

周鸿是冯昕的博乐,雷军是让冯新宇成为最佳人物的人。

在金山工作时,冯欣是唯一敢于击中顶级老板的员工,在世界杯中国队决赛期间休假,并威胁要辞职而不给我假货。

离开金山一年后,2005年,冯昕斥资20万元成立北京酷热科技有限公司,推出自己的核心技术播放软件“热门视频”,两三个月赚取数百万元,第一桶金。做得不错的冯欣也接受了蔡文胜和IDG的投资。

两年后,收购Storm Video,北京风暴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2006年,在投资者的指导下,冯昕成立了海外公司Kuree。不久,IDG两次投资300万美元并收购了Kuree 32%的股份。然后,Kuree收购了Storm Video的软件,技术,商标和域名。通过再融资,IDG又向Kuree投入了500万美元。此时,IDG和冯鑫分别持有Kuree 43.1%和31.5%的股份,而金融投资者持股比率首次高于创始人。

2008年,IDG和经纬继续增加声音并再投资600万美元。 2010年1月,Kuree的资本结构已发展为IDG,Feng Xin,Jingwei及员工,其中IDG为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7.7%。

当时,风暴视频也引发了国内软件市场的普及。 2011年,它成为国内第一个玩家品牌。

然而,在这个时候,暴风雨中存在隐患。该团队在失去声音和低融资方面遇到了困难。风暴在当时并不乐观。当时,海外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很冷,稀缺互联网公司的资源在国内受到青睐。在IDG的建议之后,冯昕选择让暴风雨回归A股。

根据数据,2010年6月,暴风科技与Harmony Growth和Jinshi Investment等新投资者达成协议。双方以4,148万美元的价格从IDG和经纬回购股份。两年后,Storm Technology彻底拆除了VIE架构,成为了一家内资企业。

风暴也成为中国第一家拆除VIE结构并重返A股的互联网公司。

2015年3月,冯欣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响亮现场,风暴迎来了市场。这是冯欣和风暴的亮点。

随着VR概念的上市,风暴集团在两个月内迎来了37个每日限额。股价从7.14元飙升至最高点327元,同比增长4479%。全年124个交易日,每日限制55天。与乐视一样,风暴集团在2015年被命名为“童话单位”。据统计,在这个首都神话中,风暴集团已经培养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百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丰鑫的价值超过100亿元。

上市后激进

喜欢追逐风

在山西,有这样一段:山西有三宝,《流浪地球》刘慈新,乐施的贾跃亭和冯莹的冯昕。

上市后,冯昕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互联网娱乐平台,并尝试建立一个生态地图。虽然冯欣一直在努力与贾跃亭和乐视公开关系,但目标位置仍然与贾跃亭的目标位置非常相似。冯欣想要扩大一个大摊位,并试图建立一个生态帝国。同样,冯昕选择了建立帝国的主要道路。

冯欣的邻居认为风暴后上市的冯欣更愿意前进。 “乐视的成功让冯欣看到了风暴的更大未来。”

以DT的大型娱乐策略为指导,依托PC,手机,VR,TV4屏幕创建以电影和体育为核心的两个内容再现平台,并以DT为核心技术开辟平台和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互联网娱乐服务. Storm的这一经营理念也被视为乐视的重演。

为了迅速完成生态帝国的雏形,冯昕不断寻求收购目标。 2016年3月,Storm宣布将以31亿元人民币收购电影公司Straw Bear Film,游戏公司Lie Technology和游戏出版公司Ganpu Technology。但是,由于当时的市场环境,收购申请未获批准。最终,这项预计将为风暴带来数十亿美元收入的计划陷入困境。

之后,冯欣反思了这一经历,说错误的是他和团队不熟悉A股资本市场,从而错过了资本运作的最佳窗口。

当时,随着VR的资本,冯昕大胆地进入体育产业并开辟了新的游戏玩法,即MPS收购案,收购52亿元,总计2.6亿元。

2016年5月,风暴集团与光大资本和群丰财务联手,成立了“Sip Xin Fund”,共计52亿元的工业并购基金。它将使用人民币52亿元的杠杆来完成国际体育版权机构巨头MPS 65%的股份。收购。

与此同时,风暴集团,冯欣和光大阳光签署了一份故意协议《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该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丰鑫是光大资本的投资,并承诺将MPS注入上市公司。

收购Dip Xin基金完成后,MPS很快就失去了资源。在被收购后不到两年半的时间里,它破产并清盘,变得空虚。根据协议,冯昕将对此承担相应的责任。

两个月前,暴风影视公司拖欠工资半年,许多员工在深圳湾软件园拉了横幅。 “当时的风暴已陷入泥潭,资本链正陷入严重危机。”一位接近冯欣的人说。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作为丰鑫资本运营的源头,VR的火热使得资本市场风暴镜的发展异常平稳,估值高达10亿元。在过去的2016年,当市场被打破时,冯欣转向现场体育直播,并且仅以2.6亿元收购了MPS 2.6亿元。这两种选择中的错误使得风暴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成为债务和股权冻结的导火索。

将股票转换为Mu Technology

迹象已经揭晓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问题爆发之前,风暴内部可能会有行动:资金逃离。

7月24日,在风暴集团披露冯昕被强制执行之前,风暴集团披露了减持公告。该公司高级执行官张鹏宇先前的披露计划已经完成。

7月28日晚,风暴集团重新发布了暴风城控股将其持股6.748%的Storm Intelligence股权转让给Yumu Technology,股权转让价格为1000万元的公告。

此次交易也成为深圳证券交易所对Storm集团调查的重点。

数据显示公司管理层与Storm Intelligence管理层之间存在关联。 Yumu Technology的股东宁波穆和自然人刘平成立了一家名为深圳风暴的公司。刘平和Storm Smart首席执行官刘耀平参与了青岛雷霆的投资,并间接持有Storm Group子公司的Storm Intelligence。

暴风城出售“风暴情报”的合理性受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质疑。

风暴能否成功度过这场风暴仍然未知。

曾一度无法参与版权购买的冯欣对雷晓宇说:“将来,我可能会找一个更好的人来做一场更好的风暴,因为我认为风暴比我重要得多。”

一个预言。暴风雨在左边,冯欣在右边。

主编:李昂

  • 友情链接:
  •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65558868.com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网站地图